手机版??全本皇冠365bet_苹果怎么下载365bet_365bet足彩投注??排行榜
笔趣文学 > 开元棋牌论坛 >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>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东域仙道会

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东域仙道会

正文

在以往的任务中,紫煞卫完成的战绩,几乎是百分百。想到此番会在小小的无量峰翻了船,导致这次揖凶行动狼狈无比的杀羽而归,其赫赫威名也是因此受损不浅,沦为了仙界的闲暇笑谈,当真是始料不及。

不仅天外楼,整个鸣凤城都感到尤为解气,如不是唯恐将事态弄得不可收拾,就算将这只紫煞卫全部留下,也不是件很难的事。

"只怕紫云峰已经恼羞成怒,或许不会再明着攻打天外楼,但暗箭伤人才更可怕。所以大家外出时最好不要落单,谨防被其所趁。"大厅中,慕容轻水斜倚在一张躺椅上,明眸如,宛如春潮后荡漾的水波,神情间略显些许疲惫,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运动。

慕容轻水的这种虚弱状态,唯有紫燕三女知道是被某人折磨出来的,连她们自己也感到有些手脚发软。四女共侍一夫都彻底败下了阵来,这货还是人么?

众人并有注意几女的异样之处,闻言都是很认真的点着头,不怕贼上门,只怕被贼时刻惦记。

慕容轻水说完这番话,纤手一扬,掌心中便出现了一个通体泛着银光的令牌,淡淡的笑道"这是城主府送来的令牌,共有六枚,说是去参加一个东域仙道会。据说这个仙道会非常有名气,百年才举办一次,有资格参加的,都是东域年轻辈的天之娇子。"

这一届的仙道会,是在天逸城举办。那是一个坐落在海边的八级城市。其规模远远超过鸣凤城数倍,整体的建设风格宏伟而大气,海港的码头船舶川流不息,来自各处地奇珍异宝都能在这里出现,是一座非常繁华兴旺的城市。

天逸城的特产碧雪果,肉嫩汁密,清甜可口,是城最热门的仙果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边走边吃着碧雪果的路人。

这座八级城市比之鸣凤城,无论在各方面都要高出是一档次,随处可见豪华精致的香车宝马。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,都秉承着这座海滨城市的风情,热情漾溢,打扮火辣无比。

这个仙道会是一个综合性的盛事,其间分别会举行各种炼丹,制符,炼器,阵道赛事。最重要的是东域年轻辈的仙榜排名,能挤身前百名的非龙即凤,无不是各大顶级家族,势力,争相招揽的对象,更是无数年轻修者一举扬名的平台。

陆随风对仙榜排名多大兴趣,只是前来见识一下这东域仙界,年轻辈的风云济会。与之前来的有紫燕,慕容轻水,风素素,青凤以及龙飞五人。

天逸城专门划出一片区域,作为各方修者的临时交易场所。陆随风等人一路打听来到这片交易区域,远远地就见到一片摩肩擦背,人头钻动……

"好热闹呀!"风素素喜上眉梢,几女也是一脸兴奋,迫不及待的一头扎了进去。

沿着街道两边都是临时摆设的摊位,各种物品五花八门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陆随风和龙飞跟在几女身后,不停的摇头叹息。

熙熙攘攘地在如潮的人流中挤了一天,陆随风也有出手一次,已经完全了兴趣,只想赶紧离开这满是汗臭味的交易区域。

"就这么一小块庚金星石,想要交换一枚五品仙丹,你丫是不是疯了!"

"这可不是一块普通庚金星石,不识货就滚一边去,别影响本公子交易。"

声音很大,这种讨价还价的争吵已类见不鲜,陆随风也有意,只是顺着人流来到这个争执的摊位前。

"你丫知不知道一枚五品仙丹的珍贵,别说一块庚金星石,就是十块也换不来。给你五十万仙晶已经是亏大了。"

"非诚勿扰!"那个摆摊的年轻修者摇了摇头,被纠缠得失去了耐性,脸上已出现了怒色,低声的低咕道"这是一块普通的庚金星石吗?我就是一个四品仙器师,都无法融化不了它,会普通么?"

陆随风闻言一愣,顿住脚步,已经走过去的身子又回转过来,在摊位前蹲下身,眼中的蔚蓝频闪,开启了心眼。神色微微一变,因为他在这块庚金星石上看到了一层封印。连他七品仙符师都看透,这层封印至少在八品之上。

被八品符文封印的东西会简单吗?至少陆随风不会相信,又仔细的端量了一阵,仍是完全看不透。却隐约发现这封印有脉络可循,只要能慢慢将这封印解开,不仅能触摸到八品仙符的门坎,还能知道这庚金星石中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?

抬头望向那个年轻的摆摊修者,淡淡地说道"这块庚金星石如何交易?"

"一枚五品破障仙丹!"年轻摊主显然有些底气不足,他也只知道这东西不普通,至于是否价值一枚五品仙丹,心中完全数,只想碰运气而已。

陆随风点点头,平静的说了声;"成交!"

话落,手扔出一个玉,那个摆摊年轻修者一阵手忙脚乱,才险险接住玉,一脸都是惊喜之色。他也想到对方会如此干脆的交易这块,连他也看不懂的庚金星石,有种天上突然掉馅饼的感觉。

小心的打开盖辨识了一下,果然是一枚五品破障仙丹,连眼眶都有些湿润了。他已经卡在仙君后期八十年了,相信有这枚五品破障仙丹,有八成机率突破到仙主境。

一枚五品仙丹而己,就算交易的是一块普通庚金星石也并不在意。陆随风只是淡淡一笑,收起星石站起身形,在人流中搜寻到几女的身影,匆匆挤了过去。

这片交易区域很大,离开时已经是月上中天。回到下榻的天涯大酒店,刚一进门,柜台内的一位中年管事,脸色就是一变,随即从柜台后急步走了出来,带着职业性的谦恭笑容,微微躬身道"几位应该是八层天字五号的房客吧,都两天回来了,本店还以为你们……"笔趣◆文学◆wWW.BiquwX.com

"不会吧?我们居然在交易区逛了两天?"风素素有些质疑地道"不会是弄错了吧?"

"准确的说,过了午夜已经算是第三天了。所以……"中年管事目光有些躲闪的解释道"不好意思,那间房已有了新客主。"

"是么?"陆随风淡然的目光变得锋锐起来,冷冷的道"我记得,我们已预交了一月的房费吧!"

"是!这是本店的误判,会将房费如数返还!"中年管陪着笑,有些尴尬地道。

"只怕事情这么简单吧?"一旁的慕容轻水冷哼道"如果猜错的话,这应该是在刻意的驱赶。"

这天涯大酒店位于繁华街区,在天逸城也算得上高档次,其背景自然不会简单。而紫云峰恰好也是这座八级城市的一流势力,这让众人一下联想到这家酒店,很可能就是紫云峰的产业。

应该是他们出示的都是鸣凤城的身份玉牌,引起了对方知道幕的人关注,否则,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无理驱赶的情节。

"如此理解也可以,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几位还是识相的赶快离去。否则……"中年管事收敛起笑容,语气森冷的道。

任谁都听得出,后面要说的话绝对是威胁。只不过,已有机会说下去,因为一旁的龙飞已直接一巴掌煽了过去。

啪!中年管事的身体飞了起来,一口鲜血还带着几颗牙齿喷溅,直接将身后的柜台砸得四分五裂,木屑飞扬。

"给你半柱香时间,立即将我们的房间腾出来。否则,本尊不介意砸了这家鸟店。"龙飞杀气凛然的出声道,直震得那货两耳嗡嗡作响。

片刻,中年管事才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,捂着肿起老高的脸,满口漏风的怒声道"你们摊……摊上大事了,一群有眼无珠的蠢货,知道这酒店是谁的产业?敢在紫云峰的地盘砸场,简直就是在找……"

啪!没等他将话说完,龙飞又一巴掌挥过去,扇得这货就地打了几个圈,跌跌撞撞的一头在墙上。

陆随风没有阻拦,即然有人想在暗中阴他们,那就将事闹得越大越好,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何种程度。更何况,当下时逢仙道会举办,整个天逸城早已人满为患,如真这样离开,只怕连小客栈都住不进去,唯有露宿街头了。

"我们是不是在找死不知道?但,你若不立即将我们的房间腾出来,绝对会生不如死!"龙飞一把扣住他的脖颈,杀气森然的道。

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

楼上传来了一阵击掌之声,龙飞闻声连头都回一下,而是又抬手一个耳光扇在那个中年管事脸上,已经肿得像个猪头。

此时的楼梯口处,站着一对年轻男女,五个中年修者。那年青男子脸上一寒,转头对着一个中年修者,阴冷的道"我不想见到这个人看见明天的太阳!"

那个中年修者闻言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凝重。他是一个仙主中期,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修为不再自己之下,能不能击败对方都是个问题,更别说杀掉对方了。只是少主发话了,就得无条件去做。



玄武裂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