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皇冠365bet_苹果怎么下载365bet_365bet足彩投注??排行榜
莫愁在船上歇了好久,才感觉脑袋没有那么难受,然后就央求莫问靠岸,到县城里歇息一下,他们再启程去府城。

莫问看着莫愁苍白的小脸,心疼坏了,虽然比之前稍微好一点,但是脸色还是白的跟纸一样,实在是太让人看着都觉得难受,就劝莫愁还是回山谷休养几天在启程吧。

不过这个时候,莫愁的倔脾气发作了,就是不愿意回去,怕到时候兴师动众,她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,但大概还是清楚是怎么回事的,应该是这次一次性的动用了太多戒指空间,所以消耗了太多的精力,这种情况,应该慢慢就会恢复的,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睡一觉。

最后莫问还是拗不过莫愁,答应她回县城休养,不过他最后的底线是,至少让莫愁在县城休养三天,直到他觉得可以了,才可以动身出发去府城,如果莫愁不答应,他就直接掉头回去。

莫愁也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吓到了哥哥,这应该是哥哥最大的让步了,如果自己再讨教还价,说不定,下一刻哥哥就直接掉头回去了,只好软下身子,答应了莫问。

这次他们从南山居出来,还把之前那匹马也一起带了出来,牵着马从船上下来,栓好小船,把莫愁抱到了马背上,莫问就牵着马去了他们的那个隐秘仓库,从仓库那里,取出了寄放在那里的马车。

把马车套好,莫问就从马车的车壁里取出了被子,直接就铺在了马车上,然后把莫愁抱进车厢,确定万无一失之后,才坐在车头上,扬鞭往县城出发。

莫问一路驾着马车去了莫宅,敲门之后,还是冯铮的那个小厮过来给他们开的门,看到是莫问,连忙打开中门,把马车放了进去,看莫问进去之后,还左右张望了下,发现没有什么特别之后,才机警的关了大门。

这一切莫问当然没有发现,他这个时候,眼里心里只记挂这妹妹,停好马车之后,直接从车厢里,一把把莫愁抱了出来,然后一路把人抱到了莫愁的房间,全程莫愁的脚都没有沾多地。

跟着过来的小厮,看到莫愁这个样子,还以为莫愁生了什么大病,连忙说“莫少爷,小姐这是怎么了,我这去找县城最好的大夫过来给小姐看病吧!”

莫家人向来对下人十分和善,尤其是莫愁,因为之前自己做过下人,所以特别理解下人的难处,对他们也特别的照顾,所以下人们都对这个长得可爱又心善的小姐,印象十分好,对莫愁几乎是有求必应。

看到莫愁这个样子,小厮也是心疼坏了,小姐平时对他总是笑眯眯的,一点没有别人家小姐的那种娇蛮之气不说,有时候还会给他带外面的好吃的点心呢。

莫问看到外人也这么关心自己的妹妹,内心是自豪的,自己的妹妹就是这么人见人爱,不过今天的事情,肯定是不宜找大夫的,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,妹妹之前连南山居都不回,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戒指的秘密,现在当然也不会去叫城里的大夫了。

“小姐没事,就是昨天晚上夜里做了噩梦,没睡好,一路犯困,好好睡一觉就好了,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,你去大夫那里开一个安神的药回来,给小姐喝了,应该能让她睡的好一点。”

接着莫问就从衣襟里掏出一个荷包,给了小厮,让他去抓药。

小厮拿了荷包就一溜烟的飞奔出去了,莫问把莫愁安顿好,盖好被子之后,就离开了莫愁的闺房。

没多久,小厮就抓药回来了,莫问亲自去灶房熬药,对于莫愁的事情,莫问向来是亲力亲为的,小厮原本想把活抢过来,都没抢成功,小厮没办法,最后只好在灶房陪着莫问。

小厮在灶房没什么事情,就开始跟莫问汇报最近一段时间县城的情况:

县城附近的几个村子还好,依靠着附近的大江小河,基本还能保证庄稼的浇水,不过偏远些的地方,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有些地方都绝产了,有的地方河流没有这么宽的,几个村子为了浇水的事情都打生打死的了,衙门的衙役这段时间光是处理抢水的事情,就每天都忙的不行。笔趣文●学●WWw.BIqUwX.COm

年后,莫问让冯家财筹备在县城开了一个酒楼,名叫临江楼,就在县城的护城河边,三个月前,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,主打的是川蜀风味,这还是从姜义那里来得来的灵感。

年前莫愁特意让村子的作坊腌制了不少酸菜、泡椒,腊肉、腊排骨之类的,更是让柳管事从川蜀那里运来了不少的干辣椒,花椒、豆瓣酱之类的作料,终于在两个多月前开张了。

虽然南方人一开始不是很能接受川蜀的味道,不过还是有不少猎奇的人愿意尝试,再加上宛城作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港口城市,不乏南来北往的客商,当然也就有从川蜀那边过来的人,在宛城这里,又只有这么一家川蜀风味的酒楼,所以生意到还是算不上惨淡,至少能够保本。

不过这段时间稍微好点了,山谷那头那么大片的菜蔬,现在已经开始陆续上市,因为董事是提前在室内育苗,所以长势比县城这头要快的多,所以,临江楼这里是宛城唯一一家可以吃上新鲜菜蔬,为此,临江楼的生意好了不少,毕竟每天大鱼大肉的,也会想吃些新鲜菜,换换口味,目前城里已经有不少商家过来打探消息,都被冯家财推脱过去了。

不过只有一家,那就是四海楼,冯家财知道他们的东家跟莫家人,包括冯铮的关系都很不错,所以没有把话说的太死,想等莫问来了在决定。

莫问对于冯家财的做法还是很肯定的,其他人还好说,四海楼确实跟他们的关系不一般,看来这次回去之后,要跟董事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匀一些菜蔬出来给四海楼送过去。

莫问离开南山居的时候,看到谷里的菜蔬长势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那一批番薯地,郁郁葱葱的,完全没有因为气候的变化,而有什么不妥,莫问已经多次听董事夸奖莫愁了,说小姐果然有远见,这个番薯虽然还看不出产量来,但是明显比其他的庄稼好伺候,要不是因为他们要的水不多,他们这帮人还不一定忙的过来呢。

实在不行,莫问就打算,送一批番薯嫩叶过去,给四海楼应应急,反正他们之前都已经尝试过野菜了,想来番薯叶怎么说也会比野菜味道更好才对。

()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